总裁宠妻套路深正文第三百零二章这是讹上了向柚柚听他说话就头疼,伸手按了按额角,耐着性子道,“不用了,我现在看到你这樱桃就头疼,我拜托你以后别往这送了,行吗?”

  她已经很委婉了,看到樱桃头疼,其实看到人头更疼。

  “哦,”元成低头,看着装满樱桃的篮子自言自语,“这樱桃我都是挑的最好的啊,颜色最好看,熟的也刚好,怎么会看到头疼呢,这是吃腻了吧。”

  他想了会儿,抬起头看着向柚柚,认真的问道,“那您想吃什么水果,您尽管跟我说,明天我一准给您送来,而且保准都是现摘的。”

  听了这话,别说向柚柚,连宁蕴都忍不了了。

  明儿还来?

  这是讹上了吗?

  这下连宁蕴都没什么好语气了,“想吃什么送什么,小伙子,你是跑这儿推销水果来了吧?”

  她是真有点看不下去了,就是水果推销员也没这么办的啊。

  对于宁蕴刻意的嘲讽语言,元成一点没在意,反而一脸认真的回答,“阿姨,我不是推销水果的,我是种水果的,你想吃什么,也可以告诉我,我明天来的时候顺便给你也拿一筐。”

  宁蕴拒绝,“不用不用,就算你种水果的也不能所有水果都种吧,不管你种的品种我们都不爱吃,你以后真的别来了,我们不要水果。”

  种水果跟卖水果不都一样,反正种了都是要卖出去的。

  “我种的品种确实不多,不过我还认识很多别的果农呢,你们想吃什么水果我都能弄到,费点事儿都没关系,我不怕费事,而且我还没说我那儿都有什么呢,阿姨你怎么就知道我种的品种你们都不爱吃呢。”

  “我不管你那什么品种,我们家不缺水果吃,你不嫌费事我们还嫌费事呢,小伙子,快走吧,别再来我们家推销水果了。”

  宁蕴都觉得开始头疼了,这人怎么那么招人烦,说好听了执着,不好听了就是厚脸皮。

  开始她还觉着这男孩看着也不像没脑子的,应该能听懂话啊,昨天都说别送了别送了,今天还来,一点都不明白事儿呢,刚才向柚柚都说了看到樱桃都疼,人家哪是看到樱桃头疼,分明是看到他头疼,却还要接着送。

  她都说了不管你种什么品种都不爱吃,摆明了拒绝到底了,他怎么还揣着明白装糊涂。

  真够让人闹心的。

  “阿姨,我说了我不是推销水果的。”元成不厌其烦的解释。

  宁蕴也是毫不客气的继续,“行了,我不管你干嘛的,反正以后你别来我们家了,你这都影响人家里正常生活了,我们小姐的午觉都被你扰了。”

  她特别想赶紧轰走这个厚脸皮的年轻人。

  如果不是他搅合,向柚柚说不定都睡上回笼觉了。

  “午觉,”元成错愕,“现在才上午?”

  宁蕴一想,可不是么,中午饭还得待会儿才能吃呢,她刚才其实是想说回笼觉,一着急给说成午觉了,她一拍额,“我都被你给弄糊涂了,行了,行了,什么都别说了,你还是快点走吧,我们家小姐好清净,以后别来打扰了。”

  “我又不是坏人,我就是来送水果,向小姐,我真没恶意。”元成没动,一点没有打算走的意思,“我们在萧家还一块吃过饭呢,您没必要这么讨厌我。”

  “你不是坏人?那你是怎么进的我家大门。”向柚柚看他不走,严肃的问道。

  宁蕴也一惊,“对啊,我还忘了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听到门铃响,她跟向柚柚一样也以为是向秋,或者是外婆,一开门看到是他,知道他不受欢迎,所以一时间就没去想他怎么进来的问题。

  别墅的大门都是锁着的,要按密码才能开,外人根本进不来。

  前几次元成来,都是站在大门外按的铃,今天怎么能直接进到院里了。

  这要真是个坏人,还真是危险,宁蕴都有点后怕了。

  元成指指院外,“你们说外面大门啊?”

  “你说呢?”宁蕴严厉的说,“小伙子,翻墙越户的事可不能办,犯法。”

  元成乐了,笑里有些自嘲和苦涩,“你们看我有那本事吗?”

  他身手是挺利索的,小时候还爬过树呢,不过他可是遵纪守法的,而且这样的院他可没胆偷着进。

  向柚柚扫了一眼自家的院门和院墙。

  确实,除非他会轻工,飞檐走壁,不然谁敢爬啊。

  大门很高,一般人上不去,而围墙,虽然上部是镂空的,倒是有地儿攀爬,但是估计没人去爬,除非想变刺猬。

  人家的院墙都种爬山虎之类的,绿莹莹爬一墙,夏天时候看着一片清凉,萧穆春倒好,他喜欢仙人掌的花,刚好这花也不怕晒,所以园丁就把镂空的那部分挂满了各种仙人掌。

  这要是碰了,不得扎一身刺啊。

  向柚柚收回目光,没好气的说,“别那么多废话,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她是真有点生气了,那个袁澄消停了,又来一个元成。

  接班还是怎么的。

  还越来越得寸进尺,都有办法到家门口了。

  明天是不是得直接进屋了。

  见她生气,元成没敢争辩,老老实实回道,“大门是一位婆婆给我开的。”

  “婆婆?”

  向柚柚和宁蕴对视了一眼,默默转身去沙发上继续躺着了。

  她敢怒不敢言啊。

  外婆这是搞什么啊,在院里伺弄花草就伺弄呗,你管什么开门的事儿啊。

  把她最不想见的人给放进来了。

  索性也不管了,谁放进来的谁给弄出去。

  也不知道后来宁蕴怎么说的,元成终于走了。

  “哎,这个人也真是的,怎么回事啊,跟咱们杠上了还是怎么的,天天往这儿跑。”宁蕴也挺烦的,本来就忙,这又给耽误了这么久时间,都够收拾一间房了。

  她刚拿起抹布,活还没干呢,门铃又响了。

  宁蕴火大,“怎么又回来了,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蕴姨,跟他说,再不走报警了。”向柚柚烦躁的说。

  管他跟萧家有什么远亲呢,这么烦人谁受的了,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点亲戚关系,刚才就报警了。

  宁蕴气冲冲的拉开门,“我说你……”话没说完语气就变了,“太太,原来是您啊。”

  向秋进来,低头换鞋,“那你以为是谁啊?”

  “咳,一个送水果,刚打发走,我以为是他又回来了呢。”宁蕴没关门,说着话,眼睛看着门外的十几号人。

  向秋换了拖鞋,冲外面那些人道,“都进来吧,愣着干什么。”

  那些人动了动,却没抬脚进来。

  宁蕴看了看他们,连忙去拿了一些一次性的鞋套过来。

  跟着向秋回来的,应该是新来上班的,这么多人,家里可没有准备这么多佣人的拖鞋。

  昂贵的地方清洗挺麻烦的,可能这也是他们迟迟没进来的原因。

  都是做服务工作的,这些细节都很注意。

  有的雇主,因为佣人不换鞋子把地毯弄脏,或者是没有及时给来家的客人拿拖鞋,都会发火的。

  “妈,沐沐呢?”向柚柚扫了一圈,没看到沐沐。

  向秋过来她边上坐了,“沐沐在院里跟外婆玩呢,隔辈亲,俩人好着呢,你呢,早餐吃了没?”

  “吃过了。”向柚柚看了几乎满屋子的人,“妈,你带这些人干嘛的?”

  突然来了一群人,她看着眼晕。

  其实心底里明白这些应该是老妈带回来的新佣人,可是这么多,打眼一瞧怎么都有十来个,向柚柚直觉不愿意相信这些人都是来上班的,所以还是抱着希望问了一句。

  “都是新来的,以后就在咱家上班了,穆春没跟你说啊?“向秋笑吟吟的。

  向柚柚摇头,“他没说,我倒是听蕴姨说了那么一句,”她皱着眉,“不过,妈,你这是把公司都搬家来了吧?这也太多人了!”

  “不多,少了使不开,”向秋跟她算,“你看啊,两个司机需要吧,白天夜班轮换着,两个保镖必须的吧,你出门时左右一边一个。”

  “停,妈,麻烦您停一下,左右一边一个?”向柚柚哭笑不得,“我在中间走着,左右各一个彪形大汉,这场景想象起来怎么跟被警察叔叔逮走了似的啊。”

  宁蕴在旁提醒,“又忘了,不能乱说话,快呸呸呸。”

  “蕴姨,您别跟着添乱了。”向柚柚头都大了。

  “大小姐……”

  “呸呸呸,行了吧。”

  宁蕴这才保持沉默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接头暗号啊。”向秋不解的问,不知道她们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向柚柚没回答,她哪知道这是干什么啊,不是为了配合宁蕴吗。

  宁蕴适时的给向秋递上一杯茶,“太太,您喝茶。”

  喝了口茶,向秋也就没记着再问接头暗号什么的了,接着跟向柚柚说话。

  “你说的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这样吧,如果你觉得一边一个不好,那就再多加两个,前后左右都安排上,这样总行了吧。”

  “啊?”向柚柚瞠目结舌。

  向秋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还有负责买菜的,打扫卫生的,就这还有几个月嫂还没来呢,现在还有点早,过几个月就让她们也都先过来家里,熟悉熟悉环境,也提早了解一下你的生活习惯,省的到时候伺候不好月子。”

  “妈,您饶了我吧?”这都已经够多了,还有啊,“萧穆春他喜欢清净,你弄这么多人回来,他会烦的。”

  向秋笑笑,语气温柔的强调,“这就是穆春的意思。”

  得,一点转圜余地都没了。

欢迎大家访问:金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ook45.com/book/6270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