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不了我儿子形如枯槁地躺在病床上,他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在叫我妈妈...”夏太泣不成声。

????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为了孩子和这份家业,忍着与丈夫貌合神离的痛苦。

????到头来一切都成空,这让她怎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我不能让他好过...决不能!”

????夏太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好日子的。

????当年跟丈夫住在筒子楼,白手起家,他在外拼,她管孩子照顾老人,还要自己工作。

????半生的辛劳都给了这个家。

????儿子现在没了,那臭男人想让她接受野孩子,门儿都没有。

????“我儿子小时候,只想让他陪着过个生日,他都做不到。我以为给孩子足够的钱就够了,结果我那短命的儿...”

????夏太眸色一冷,“我儿子得不到的,那狐狸精的孩子也休想!”

????人在一定时间内,陷入偏执情绪,想要拔出来是非常困难的。

????而这些人在这个特定时期,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偏执的。

????“夏姨,我姑且叫你一声姨,你今年才五十吧?你身体健康,事业有成,保养好,再有三十年不成问题,你现在跟那渣男同归于尽了——”

????夏太举起手,“你别劝我,我以为你是道骨仙风世外高人,必能说出不同见解,可你要是说那些烂大街的话,我对你的好印象将不复存在。”

????什么为了渣男不值得啊,什么逝者已矣生者坚强啊,这些没有营养的话,安慰人是一点效果都没有的。

????甚至在痛哭的人耳中,这是一种很刺耳的声音,千篇一律,毫无情感。

????“我不是说不值得,我是觉得,你用这种方法,看他一瞬间的挂了,岂不是便宜他了?”

????夏太一怔,“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想让我帮你算,你留下的巨额财产是给你娘家姐姐还是给你侄子,要我说,谁都不要给,那俩都不是真心待你,你马上把财产转到国外,这是你正常经营所得,马上转过去。”

????“然后?”

????“然后,你就看着那男人倒霉就好。还有什么,比眼看着他自己遭天谴更痛快?”

????夏太一激灵,“你是说,他——?”

????芊默高深,“天机不可泄露,但我只能说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他早些年做得那些事儿,不会有善终。”

????夏太陷入了深思。

????虽然这听起来很爽,但怎知不是芊默阻止她搞事情故意编造出来的?

????芊默趴在她耳边,如此这般一说,夏太眼睛亮了。

????“你这都是哪儿来的消息?”

????前世啊,这当然不能说。

????芊默对她眨眼。

????“你按着我说的去,把他给举报了,不仅能显示出你思想觉悟高,还能隔三差五地过去看看他倒霉的样子,想想彼时的你,依然是有钱阔太,他...你懂的。”

????夏玉花瞬间焕发青春,仰天大笑,说了好几声好。

????实在是痛快。

????她总算是为儿子出了口气,也为自己那破碎的人生...

????笑着笑着,脸颊的泪就落下来了。

????芊默抱了抱她,她懂的。

????复仇其实最是痛苦。

????有个目标使劲的时候,还有个支撑活下去的动力。

????可一旦目标达成了,心里就满是空虚。

????这一个拥抱实在是太温暖了,夏玉花感觉十分贴心。

????“于太...默默啊,我看咱俩实在是投缘,如果你不嫌弃——”

????“我掐指一算,我命里刚好缺一个干妈,咱俩五行八字也匹配,就这么定了。”

????夏太泪如泉涌,这姑娘厉害,几句话就把她从死亡线上拽回来了,果真不一般。

????“你叫我一声干妈,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只管跟干妈说,从今往后,我就把你当成我亲闺女。”

????这台词都跟前世一样,认亲的时间也差不多。

????芊默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惆怅,冥冥之中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一些前世发生过的事跟今生重叠。

????她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

????前世她这时间已经在里面了,在里面的时候,似乎出了件大事,是什么...

????芊默暂时想不起来,她只能把眼前的状况处理好。

????“干妈,我想给我老公打个电话,他不知道我跟你过来聊天,怕是要担心我。”

????夏玉花把电话亲自递给芊默。

????芊默忙不迭拨通小黑的电话。

????“老公,我在——”

????“嫂子!!!你去哪儿了!!!”接电话的竟然是小黑的助理。

????芊默一怔,“我老公呢?”

????“老大他...”齐特助看了眼于昶默,芊默心一惊。

????“他不会出事了吧?!”

????她才离开这么一会,难道家里有事儿?

????“是不是那些人对他也下手了?”

????对琳琳下手的那伙人,难道又把目标对准了她的男人?

????芊默的心都要提嗓子眼了。

????“额,是...”

????芊默闻言心忽悠一下,夏玉花在边上看着,只觉惊奇。

????这丫头从进来就沉稳如山,说什么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怎这会跟丢了魂儿似得。

????“齐天赐我去你大爷的!让你帮我接电话是让你帮我拿电话,谁特么让你吓唬我老婆的!”

????于昶默的声音透过话筒清晰的传来.

????芊默:...?

????齐特助这才嘿嘿笑了俩声。

????“嫂子,你别害怕啊,那伙人的确是找过来了,不过他们比较倒霉,找谁不好,非得挑老大,你也知道你男人的手段...”

????“所以?他受伤了?!”芊默追问。

????“哪儿能啊,老大一根头发丝都没少,您就放宽心吧,不过他是没事儿,那些人却倒霉了。”

????芊默失踪后,于昶默跟疯了似得找他,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竟然遇到伏兵。

????就跟上次偷袭琳琳那伙人差不多的手段,也想来个打闷棍。

????不好意思...踢到铁板上了。

????闷棍不仅没打成,还被小黑一通胖揍,送局里几个,还留下一个正在审。

????小黑以为这伙人把芊默藏起来了,差点没给这小子打出心理阴影,芊默打电话过来时,他正忙着削人呢...

????“额...”

????芊默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这个结尾。

????小黑走过来,用湿巾擦擦手,这才迫不及待地问。

????“乖乖,你在哪儿?”

????“咱家酒店啊,我遇到我干妈了,聊了几句,你那边什么情况?”

????妙书屋




欢迎大家访问:金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ook45.com/book/6164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