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您要做什么?你还病着,不好起身。”

????何阿娇扶着找鞋下地的父亲,“大夫也您多歇息,外面的事交给顾三哥就行啦,您安心调养身体,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何大人穿上鞋,站起身,脑袋还有几分眩晕,心头如同被扎了一刀,三百万两银子啊。

????那都能吃几辈子燕窝鱼翅了。

????“爹您是要命,还是要银子?若是散尽家财能让您长命百岁,后半辈子无忧无虑,能似顾四爷一般享福,我愿意把银子都给顾三哥。”

????反正何阿娇的嫁妆都攒在自己手中,阿珏同顾瑾是亲兄弟,他们没钱使,顾三哥能眼看着?

????她不是搬空何家,不给何大人养老傍身的银子。

????而是阿娇知晓父亲的家底可不是告诉自己的那些。

????穷怕的何大人藏银子的技巧同贪污一样登峰造极。

????何大人不会没银子使,别再拿出一个三百万,他能拿出两个三百万。

????何阿娇都不知道父亲到底藏了多少都银子。

????“银子再给顾瑾?你是想生生气死我吗?你以为我弄那么多银子容易?”

????做假账或是贪污也是个技术活儿。

????何大人眼圈都湿了,何阿娇哽咽:“您是怪我?”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何阿娇哭得令人心疼。

????“阿娇……”

????何大人也只坚持了半刻钟而已,“好了,别哭了,我不怪你。”

????“那父亲怎么不继续养病?”

????阿娇暗暗欢喜,眼泪什么的想有就有,想停就停。

????“三百万都花出去了,总不能便宜都被顾瑾占去,我也得做点事儿。”

????他再养病下去,顾瑾里子面子全有了,他的银子如同打了水漂,他连声响都没听到!

????何大人已经吃亏了,但不能亏损太严重。

????“爹,顾三哥说您还是养病为好。”

????“他什么意思?”何大人咔吧咔吧眼睛,满眼的费解。

????“顾三哥神机妙算,他说您知道银子的事后一定会撑着病体出门,同顾三哥一起料理朝政。”

????何阿娇对顾瑾佩服的五体投地,同顾珏一般对三哥推崇备至,视作明灯。

????何大人没眼看了,默念一声亲生的,这就是亲生的呀。

????“顾三哥的意思您若是撑得住,最好去行宫,陆侯爷会安排您尽快见到陛下。”

????何阿娇声音低沉:“顾三哥稳住了局面,陛下未必会奖赏他。”

????“他知道还敢这么干?不怕死呀,顾老四可等着顾瑾为自己养老送终。”

????何大人语气里带着对顾瑾未来的忧心。

????“三哥说别人似他这么做,几乎是必死无疑。”

????阿娇得意说道:“您也说四爷指着顾三哥呢,三哥的父亲是永乐侯!他一定会为三哥在皇上面前美言,永乐侯能劝住陛下,陛下不仅不会怪三哥的僭越,许是还会重赏他,认可他在为大局而砍人脑袋,可是父亲您……您就不行了,所以您还是同我一起为三哥鼓掌,高呼六六六。”

????阿娇这些词指定都是顾瑶教的。

????真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顾四爷不是能向陛下美言,而是他一番说辞绕晕陛下,让陛下无心再追究顾瑾。”“父亲英明,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阿珏说不能告诉四爷,因为会伤四爷的自尊,瑶瑶说,她最喜欢看四爷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绕晕陛下啦。”

????何阿娇遗憾不如瑶瑶看得多。

????何大人倍受打击,颓然坐回到床塌上,顾四爷已经这么重要?

????他也曾得到过行宫那边的消息,但是何大人也知道自己得到的消息绝对没有顾瑾精准。

????毕竟陆铮直接给顾瑾提供消息,不仅详细而且传递速度很快。

????何大人辛辛苦苦贿赂锦衣卫同东厂,还不如陆铮一句话!

????在隆庆帝刚遇袭时,顾瑾的手段还很温和,多以劝说为主。

????可是没过几日,顾瑾一反常态变得强硬,无所顾忌,连假传圣旨都做的自然。

????何大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没准顾四爷又有了出色表现,让皇上更为倚重。

????看看顾四爷的运气,再看看他——他身边只有笑得灿烂的败家的女儿!

????“陛下,臣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您不用为臣再耽搁时间。”

????“差不多?”

????隆庆帝蹲在火堆旁来回翻转架子上烤狍子,时不时还往狍子肉上撒上一点佐料。

????当然,佐料也是顾瑶找来的。

????本来在陆铮离开后,隆庆帝以为自己吃不上肉了。

????顾瑶外出一趟就能弄来好几只猎物,小到山鸡野兔,打到麋鹿狍子,昨儿,顾瑶还拖回来一只肥山羊。

????隆庆帝每日就是烤肉,同顾湛回忆往昔,他根本不着急回到行宫去。

????尤其是在齐王手中的有先帝遗诏的情况下,隆庆帝打算在齐王最得意的时候,让齐王即将碰触到皇位时,他再突然出现,粉粹齐王的阴谋,当着大臣责问齐王为了自己的野心,甚至不顾祖宗基业。

????齐王根本不配持有先帝遗诏!

????“别以为朕没看到,今早瑶瑶还给你上药,她说你的伤口又出浓了,不让你动弹,你非要左蹦右跳。”

????“臣不是怕陛下一时想不开吗?”

????顾四爷甩着委屈的小眼神,小声嘀咕:“您在得知先帝遗诏后,那么伤心,臣不拽着您,您出了事怎么办?”

????当日隆庆帝挫败伤心多过愤怒。

????先帝死前绝不可能把遗诏交给齐王。

????那么就是在他逼宫之前,倘若当年他失败了,太子却死了,最大的得益之人就是齐王。

????隆庆帝一度怀疑先帝故意让他同太子两败俱伤,把齐王这个最疼爱的儿子扶上皇位。

????顾湛当时不顾自己伤抱着隆庆帝,同他说,当爹的偏心齐王又怎样?

????坐在龙椅上的人是隆庆帝!

????本来顾湛是几个人受伤最重的人,这一番动作,伤口自然崩裂开,又流了不少的血。

????一直等人伺候的隆庆帝开始亲手照顾顾湛了,烤肉,烧水,捡柴火做得无比熟练。

????顾瑶想过阻止,可顾四爷却说,让陛下有点事做,省得胡思乱想,总觉得自己受委屈了。

????顾四爷的名言是,隆庆帝都得到皇位了,不知他还委屈啥?

????隆庆帝割下烤好的肉扔给顾湛,“明日,朕带你回行宫,不会让你错过热闹。”

????颤抖吧渣爹p

????p颤抖吧渣爹60108dexhtlp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顾瑾嚣张的本钱8

欢迎大家访问:金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ook45.com/book/61562/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