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鸿飞试探着活动着自己发麻的腿,龇牙咧嘴的看着周沫,“我坐在这里等你了,腿都坐麻了啊.......”

  “矮油,你的腿麻了,我看看,是哪条腿啊!”周沫说着话,就凑近段鸿飞,抬手往段鸿飞发麻的腿上打去。

  人的腿在发麻的时候,如果被人打,就会又疼又痒,无比的难受。

  段鸿飞和周沫自幼一起长大,小时候经常遇到这样腿麻木的时候,每次周沫都会这样故意的打段鸿飞的腿,让段鸿飞难受。

  后来渐渐长大了,段鸿飞也越来越厉害了,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周沫很多年都没有机会再打段鸿飞发麻的腿了。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周沫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该出手时就出手,突然袭击段鸿飞发麻的腿。

  “周沫,你不要这样啊......啊......你怎么这样卑鄙啊,趁人之危啊......啊,疼啊,周沫,你不能落井下石啊......”段鸿飞一边叫着,一边瘸着腿,笨拙的躲避着周沫不断打向他腿的手。

  其实,依照段鸿飞的身手,虽然腿麻了,躲开周沫这一下下的毒手还是很容易的,可是他看着周沫可以又活跃起来,又可以跟他打闹说笑,他就开心,他就想哄着周沫开心。

  腿麻木的时候挨打,真是非常难受的,可是段鸿飞就愿意忍着这样的难受,只要周沫开心就好。

  周沫跟段鸿飞打闹着,说笑着,盛南平在旁边看着,脸上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在这个时候,盛南平没有嫉妒,没有吃醋,他真是由衷的开心,他的想法跟段鸿飞是一样的,只要看着周沫身体健康,快快乐乐的,他们就比什么都高兴了。

  周沫跟段鸿飞闹了一会儿,就停了手,毕竟这么大的人了,也不能开玩笑太过分的。

  段鸿飞见周沫跟他只笑闹了一小会儿,喘息就有些急促了,看来周沫的身体还很是虚弱啊,忍不住关切的询问,“沫沫,你是不是还不舒服啊?”

  “哦,没有,我已经好多了,就是......就是有些饿了。”周沫揉着胃说。

  周沫这句话不是假话,她真是饿了,中午没有正常吃饭,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她当然是饿了。

  而周沫也想到了,她这样晕倒了,盛南平和段鸿飞一定很担心,这两个男人百分百的没有吃饭呢,她饿了,盛南平和段鸿飞定然也会饿了。

  如果秦长风此时还在这边,估计秦长风都会受连累,没能吃上午饭呢。

  “饿了,楼下准备了饭菜了,我们马上下楼吃饭啊。”段鸿飞只顾担心周沫了,已经把饿的这个事情忘记了,听周沫一说饿了,他也感觉到饿了。

  段鸿飞走到楼梯处,就扬声吩咐厨房的人马上准备饭菜,查秀波此时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时等着周沫和段鸿飞等人下楼。

  一听见段鸿飞说要吃饭,查秀波连忙让厨房的人把准备好的饭菜往餐桌上端。

  这些饭菜一直在厨房准备着呢,有些是已经做熟的,有些是需要下锅稍稍加工一下的。

  虽然段鸿飞之前说他不吃饭了,但查秀波知道周沫没有吃东西呢,周沫睡醒了定然会饿的。

  不管周沫是否留在她这里吃饭,饭菜她还是要准备的,不然周沫要在这里吃饭,她没有准备好,段鸿飞定然又要大发雷霆了。

  查秀波吩咐过厨房准备饭菜,正看见周沫从楼上走下来,她立即笑着迎着周沫走过去,拉着周沫的手,关切的问,“沫沫啊,你好点了吗,还有没有不舒服啊?”

  “姑姑,我已经好了,没有不舒服了,我刚才一定把你吓到了,给你添麻烦了啊!”周沫紧紧的握了握查秀波的手。

  “傻孩子,你怎么会给我添麻烦呢,都是姑姑不好,是姑姑不够体谅你,是姑姑害得你生病了,是姑姑给你添麻烦了啊!是姑姑让你吃苦了,都是姑姑不好啊!”查秀波伸手抱了抱周沫的肩膀。

  事到如今,查秀波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事情了,该道歉的话,该挑明的话,就当着段鸿飞和盛南平这两个人精说了吧,这样这两个男人还能少埋怨她一些。

  “姑姑,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我晕倒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的,是我不知道注意,跑到外面去玩,晒到了太阳了,又喝了冷水,是我自己不注意这些事情,没有照顾好自己,跟你没有关系的......”周沫极力的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周沫不用细想,也已经猜到了,段鸿飞定然会跟查秀波发火的,其实她是不愿意看到段鸿飞因为自己跟查秀波闹别扭的,她不想段鸿飞跟世上最亲近的人把关系闹的那么僵。

  “沫沫啊,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些年来,很多事情都是姑姑不好,今天你多亏没有什么意外啊,如果你真......姑姑就是死上一百回,也难辞其咎啊.....”一想到这个事情,查秀波还是会有些害怕呢。

  “姑姑,是我的身体不好,吓到你了啊,我以后定然把自己养得健健康康的,绝对不会再让今天的事情重演了啊......”周沫笑嘻嘻的吐吐舌头。

  “以后就算你壮实得可以打死一头牛,今天的事情也不会重演了!”段鸿飞不愿意看查秀波在这里演戏,“走了,走了,你不是饿了吗,还在这里说这些话干嘛啊,耗费体力,我们去吃饭吧!”

  段鸿飞知道了,查秀波给周沫道歉的这些话,完全是说给他和盛南平听的,查秀波这样的人,明知道她做了对不起周沫的事情,也不会真心诚意的跟周沫道歉的。

  查秀波这样目空一切的女人,只有在遇见跟她一样强大的人,或者比她更强大的人,她才会甘心低头认错了,其余人的生死从来都不放在她的眼里。

  “哦,沫沫饿了吧,我们去吃饭吧,我之前问过来秦医生了,他说你这样的中暑,醒过吃些清淡的为好,我吩咐厨房给你熬了绿豆粥,还准备了一些清淡的小菜......”

  这几个人听查秀波提到了秦长风,不约而同的想起了秦长风,段鸿飞先开口问查秀波,“对了,秦医生呢,他去哪里了?让他过来再给周沫诊脉一下啊!”

  周沫白了段鸿飞一眼,“秦医生定然也没有吃饭呢,你不请秦医生过来吃饭,就然秦医生过来给我诊脉啊!”

  “是,我错了,秦医生在哪里,请秦医生过来吃饭,这样总可以了吧!”段鸿飞很狗腿的点头说。

  段鸿飞被周沫这次晕倒吓怕了,这两天放肆开的脾气又收敛了起来,在周沫面前又开始夹着尾巴做人了。

  “秦医生真是个有上进心的人,我让他到客房休息一些,他不同意,他去书房看书去了。”查秀波夸赞着秦长风说,“我刚刚已经吩咐佣人去请秦医生,请他过来一起吃饭。”

  查秀波的话音刚落,秦长风就从书房那边走了过来,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然后就问询了周沫的情况。

  段鸿飞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对秦长风说:“秦医生,你要不要先给周沫诊一下脉啊,然后我们再吃饭。”

  “好的。”秦长风点点头,让周沫坐下,然后开始给周沫诊脉。

  段鸿飞看着秦长风的手指一离开周沫的胳膊, 连忙问,“秦医生,沫沫怎么样啊,她没有什么事情了吧?”

  “周小姐没什么事情了,刚刚真的只是身体虚弱情况下的血糖过低,一过性的昏迷,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事情了。”

  段鸿飞的心情大好,欢呼了一声,“噢,那太好了,来,我们去吃饭,顺便庆祝一下啊!”

  盛南平也露出微笑,伸手攥住周沫的手,紧紧的。

  自从下了楼,盛南平并没有多说什么话,因为这里是查秀波的家,有段鸿飞在,很多话不用他说,不用他做,段鸿飞都会安排好的,如果他多说话,可能会让查秀波更觉得歉意。

  餐桌上的饭菜,都是按照段鸿飞和周沫的喜好做的,周沫嘴上一个劲的说她没事了,完全的好了,其实她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只是为了避免盛南平和段鸿飞等人担心,才一直硬撑着,假装着若无其事。

  周沫没有什么胃口,只是喝了一碗粥,吃了些清淡的小菜,其实她很想把小阮念叫到楼下来,再见见孩子,跟孩子近距离的接触一下。

  只是她只是没有精神了,多说几句话都觉得累了,没有办法再做孩子跟段鸿飞之间的调和剂了。

  盛南平敏锐的察觉到了周沫的虚弱,他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说吃饱了,放下了碗筷。

  段鸿飞和秦长风都是聪明又机敏的人,他们两个一看盛南平和周沫都不吃东西了,两个人也草草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盛南平见大家都放下碗筷,就跟查秀波提出告辞离开了,他得带周沫回去继续休息一下。

  查秀波这一天也是身心疲惫了,她也不敢再留周沫呆在这里,周沫如果在她这里再出点什么意外,她真是承担不起那个可怕的后果了。

欢迎大家访问:金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ook45.com/book/61539/1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