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赵婉兮不遗余力的落井下石,也成功惹得欧阳晟乾隔着不远的距离,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那一眼中,实在是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此情此景之下,竟让人一时难以完全理解。

????当然了,赵婉兮原本就没有什么耐性去理解,也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仅是眼神一寒冷冷一笑,便预备再次张嘴,再接再厉。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地被气到了,欧阳晟乾的行为举止已然挑战到了她的底线,他若不死,心头实难消恨啊。

????无奈还未遂愿,嘴巴刚刚张开,就见那群江湖人中有道人影一闪,以诡异而快速的身法逼近到了她的跟前,一抬手,准确无误地捂在了她的脸上。

????惊的赵婉兮瞳孔骤然一缩,皱着眉头就想反抗。

????哪知对方不仅好似早就知晓了她的想法,更像是对她的招式了若指掌一般,赵婉兮这厢才刚刚出手,就被稳稳地钳制住。

????随即,一道清淡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混合着几分恼怒。

????“住口,你这胡言乱语的,都在混说些什么?!”

????“唔……”

????猝不及防地被人给钳制住,作为再正常不过的反应,赵婉兮的第一感觉,都是想着要怎么脱身才好。

????结果不甚听到这么一句,当即就愣住了。

????满眼的意外跟惊喜,无奈嘴巴被捂着,挣扎了半响,也仅仅只是发出了几声让人听不清的语调。

????“唔唔唔唔……”

????谁说没有熟人的?

????这不就来了?

????感情这群江湖人当中,还藏着惊喜啊。

????虽然不是自己最想见到的那一个,但是这个能来,也着实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既然是自己人,赵婉兮也就没有怎么客气,用点力,一把扯下捂在脸上的大掌,匆忙中回了下头。

????果然入眼的,是一双熟悉的眼,虽说被黑布蒙住了大半个脸,但是那眼神,却是再熟悉不过。

????“夜风尘,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救你的。”

????纵然如此匆忙之中,半环着赵婉兮的男人微带着几分清亮的嗓音里头,依旧还是清晰的温和跟淡淡的宠溺。

????还有一点点的轻微责备。

????“如果不来,我还不知道你竟如此不顾后果地胡言乱语。”

????边说,夜风尘边一直拉着她往后躲藏,且有意地掩饰着自己的存在,似乎是非常介意被欧阳晟乾看到似的。

????这种乱糟糟的局面,这点儿隐秘的细节,赵婉兮自然没有办法一一注意到,她只听出,夜风尘适才警告她的那句话,似乎……

????有点很奇怪的味道?

????好像很生气似的。

????如此想着,她一边跟着对方躲避着刀光剑影,一边压低声音,极有耐心地解释了一嘴。

????毕竟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进来救她来了,横竖与她而言,也不过就是张张嘴的功夫而已。

????“也未必就是胡言乱语,至少那江湖令是真的。我那般说,不过也是借力打力而已。况且其中的真假,你还不清楚吗?

????等回头找个机会澄清了,也就没有什么了。”

????只不过这到底是前前后后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光赵婉兮看着,为了她一人,可是死了不少的江湖人。

????这个所谓的机会,怕是不好找。

????自然,这话,她不可能直接跟夜风尘说,奇怪的是,对于她的解释,夜风尘这厢也没有丝毫的回应。

????一双眼始终严肃,就跟……压根没听到似的。

????刀光剑影之中,赵婉兮也没太在意。

????也就在她跟夜风尘互动交谈的这点子功夫,地牢中的情形,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那些个狱卒,还有宫廷侍卫军们,到底不是无所顾忌的江湖人对手,除了仅剩的几个坚定地守在欧阳晟乾身侧,护着他的周全之外,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有不少伤的极重,更是躺在地上起不来。

????当场死亡的,也并不在少数。

????奇怪的是,除此之外,那些赵婉兮猜测着,奉欧阳晟乾之命,应该隐藏在监狱中某个角落的侍卫们,却是依旧没有露面。

????不仅他们不露面,就连已经隔着十几步远的地方,对面而立的欧阳晟乾,似乎也没有多少惶恐之色。

????只是恼怒,表情阴沉的几乎能滴下水来。

????却又怒极反笑,面对着赵婉兮如此无情的那些话语,非但没有发作变脸,竟还咧唇笑了起来。

????不仅如此,甚至一连赞叹,露着森森白牙,在眼下这个环境下,让人心里莫名瘆得慌。

????“好好好,真不愧是本王看上的女人,够心狠,也够有手段,足够配得上本王。本王适才还有些不大明白,现下却是全懂了。”

????赵婉兮:“……”

????你懂什么了?

????懂为什么会看上她了?

????脑子不好,比如说神经容易抽风什么的,这是病,得知!

????还有,你觉着我能配得上你了,关键是,我觉着你配不上我啊。

????我这人,一向挑剔,最不喜欢做的,就是委屈自己的事儿。

????用眼神清晰地将自己的意思传递过去,赵婉兮是半点都没客气。

????当然,眼下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为何欧阳晟乾那样的表情,落在她的眼底,总有一股子……莫名的不安?

????心底异状起,就在赵婉兮眼见着终于有一个江湖人按捺不住,被利欲熏了心,想着要带走她,而铤而走险地举着刀,逼向欧阳晟乾时候发生的。

????招式凌厉,似乎无人可挡,那人逼近之后,半句话不说,举起手中的大刀,兜头兜脑地就直直朝着欧阳晟乾劈了下去。

????在清楚地看到后者眼底阴冷的寒光之后,赵婉兮一句“小心”尚且来不及出口,一道骤然出现的凌厉寒光,便闪了众人的眼。

????再看时,那冲过去的江湖人还在,依旧愣怔怔地立在原地,可是他手中的刀,连同着拿着刀的那只手臂,已经不见了。

????不知什么时候与身体分离,落到了地上。

????可怕的是,即便如此,手臂还微微抽动着。

????而再看欧阳晟乾的身边,已经多出了一道身影来。

????只看了一眼,赵婉兮心下就忍不住微微动了动。

????那人她恰好认识,乃是西岐的一名大将,作为侍卫随行,一直伺候在欧阳晟乾的身边。唤作……云将军。

????只是这个云将军,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云将军”,只望了一眼,赵婉兮就不再多看,转而望向在场剩下的江湖人。

????果然经过这么一威慑,剩下众人的脸上,皆是有了明显的忌惮。

????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不仅让一众的江湖人没有想到,甚至是反应过来的时间,也稍稍延迟了一些。

????包括那个重伤,失了手臂的。

????一直等到最初的麻木感过去,有剧痛袭来,他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饶是堂堂七尺的汉子,也招架不住那一瞬间的刺激,一声惨叫随之出口。

????“啊……”

????无奈只喊到一半,就被人给制止了,眼见着血迹从他断臂出喷出来,立在欧阳晟乾身侧的那个云将军眼疾手快地一脚踹过来。

????将那江湖人给直直踹了出去,方才避免了他身上的血喷溅到自家主子身上。

????饶是如此,锦袍上半点污秽没有沾到的欧阳晟乾依旧还是不满,抬手扫了扫自己的衣裳,将将抬头。

????眉眼神情之中的霸气,还有一瞬间全开的气场,很快就让小小的地牢中充满了威压,胁迫着众人呼吸都快有点困难了。

????“不是说要从本王尸体上踏过去么?那还愣着做什么?”

????随着他这冰冷的一句话,一众江湖人这才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

????意识到若是不拼,今日怕是压根出不去之后,一个个登时狠绝着表情,齐齐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牢中几个阴影的角落影影重重,有数十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地闪身出来,跟他们纠缠在了一起。

????刚刚才平息没有多少时间的打斗,再度开始了。只不过跟刚才一味地压着对手打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一回出现的侍卫们身手皆是不错。

????一众江湖人,总算是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很快,血腥的味道就更为浓郁地蔓延开来,在漫天飞舞的断肢残臂中,就连赵婉兮,也忍不住想要感叹一句,最近这地牢,犯煞啊。

????她跟夜风尘被逼迫在最靠里的角落,两方人马都担心他们会趁乱逃走,所以极有默契地堵着他们。

????没法离开,只能看戏,很快,赵婉兮在庆幸终于将欧阳晟乾埋伏的后招给逼迫出来的同时,忍不住暗叫不好。

????纵然那些江湖人身手再好,在西岐侍卫面前,还是差了些许。

????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西岐侍卫重点并不在什么华丽的招数,更倾向于一刀致命。且十分熟悉暗杀偷袭的招数,那些江湖人未免防不胜防。

????原本一边倒的局势,很快就被反杀逆转回来,赵婉兮眉头一皱,忍不住开始焦虑。

????所幸,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始终坚定地立在她身侧,警惕四望的夜风尘似乎发现了什么,低下头,在赵婉兮耳边快速说了一句话。

????“看那边。”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9

欢迎大家访问:金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ook45.com/book/61433/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