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拿帕子掩了掩嘴,萧宝信自从嫁进谢家,这精彩度真是直线上升。

  在皇宫都能打起架来,没谁了。

  服啊。

  “这柔然九公主怎么就这么能胡闹,真是没谁了。”撇撇嘴。

  可嘴上说没谁了,眼巴前不还就这一位吗?

  真有。

  袁夫人看了眼略显尴尬的自家儿媳妇:“……是不是阿郎给咱家招蜂了?”

  萧宝信有句娘俩自我感觉良好的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想到谢显过后那张略显有点儿绿的脸,她最终还是把话给咽回去了。

  不管怎么样,袁夫人是向着她的。

  主要也是袁夫人也是一向是宝娘,要问她这世上谁最好那肯定是她儿子。柔然九公主的风评在外头呢,就是个见好就上的,巴巴着人家小郎。自家未来的女婿可不就是被巴了一两年,终于把那外邦公主的耐心给耗费没了,转向了旁人?

  要袁夫人说,自家儿子肯定比未来女婿要好啊。

  看上她家儿子那不是正当防卫,该当应份的吗?

  不过,总体是向着萧宝信说话,认准了是柔然九公主先惹的事儿没错了。也看出来谢母那张老脸有点儿不好看,怕责怪萧宝信。

  袁夫人对萧宝信,除了不大亲近谢琰这大孙子之外,过份亲切小孙子,有点儿偏心眼儿之外,没有半分的不满意。

  毕竟是亲儿子相中的亲儿媳,模样性情都是出挑的,待人真诚,不只对长辈真心的孝顺,和自家闺女处的也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这样合心顺意的媳妇上哪里找去?

  就是招场架打了,又怎么了,儿子又不是扛不了。

  再者,不过就是个风评不好的柔然公主,又不是大梁什么正经的公主。打,还不就打了,萧宝信从小到大,人还少打了咋的。

  “阿娘,这茶芷兰给沏的?好喝呀。”蔡夫人笑眯眯地道。

  从把老来子生下来之后就没瘦下来过,一笑脸上一团肉,更显慈眉善目。

  自打因为谢九的时候,谢二爷两口子主动开口求过谢显,谢二爷就看出谢显这算计人到骨头渣子里的性子,蔡夫人本来也不争强好胜,从倒向三房,不动声色就往长房倒了,又是马首是瞻。

  王夫人倒没起妖蛾子,自家谢老二还不省心,娘家也倒了,她就是想起刺也知道没有底气。

  一家子默默地又转回了十几年前,围着长房转的日子。

  谢母摆摆手,紧紧皱着眉头:“没事儿,我就是……噗……”一张嘴从里面吐出一颗牙了,“掉了颗牙。”

  牙旁边还有被嚼碎的葡萄籽。

  芷兰连忙上前用帕子把牙给包起来:“是奴婢不尽心,没挑干净,还请老夫人责罚。”说完,下边的小丫环已经打了盆水来给谢母洗手。

  谢母还有几分不适应,不过并没追究。

  “老喽,老喽,以前咬核桃都没事儿的。”忽然想起来刚才好像听漏了什么。

  “柔然九公主又看上咱们家阿郎了?这小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不踏实啊,让阿郎离她可远着些。”谢母皱眉:“以前不是看上诸葛家小郎了吗?也是咱们家的——还有一个半月就成亲了,唉,时间过的真快。”

  一个两个都误会了,这不解释可不行了。

  萧宝信也是怕这消息在谢家传开了,让谢显没面子:“不是不是,柔然九公主不是看上阿郎了。”

  至于看上谁,没说。

  毕竟谢婉下个月就要嫁到诸葛家,这时候传出点儿什么不好的,也不好听。

  “就是她也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我会功夫,所以也不分场合地点,直接动手了。”

  萧宝信只挑能说的说了,像是在那之前柔然九公主和庐江公主就在椒房殿里大打出手来着——

  “我就说那柔然公主不是个省心的。”众人哦的一声,表示英雄所见略同。

  “能在宫里打起来,咱们大梁的皇室是不是也太纵着柔然了。”袁夫人冷哼一声道。在战场上别说柔然出多大的力,大梁许出去的好处可没赖一样,如数都奉上了。

  这是银货两讫的买卖,大梁不欠柔然什么。

  但是一国的皇宫啊,是不是该给些应有的尊重?

  “是啊,皇后大怒,就把两个公主都给赶出来了。”萧宝信无奈,若不然,她们三个也不至于能凑到一起。

  然后,打起来。

  谢家人不知道是该见多识广的好,还是萧宝信嫁进谢家门三年多,都习惯了她动不动亮拳头,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慢慢话题就偏了,从柔然九公主,一会儿就说到了谢婉的婚事,转眼时间就到了,把谢七娘子给说了个满脸通红。

  三月,谢婉过了生辰便已经满十六岁,这半年除了在袁夫人魔鬼般的训练下掌家人事一手抓,精益更求精,个头也猛地蹿了小半头,现在已经就到萧宝信的耳朵下了。

  如果说以往相貌与谢显有六七分相像,现在的谢婉就更显柔美,端的秀丽绝伦,眉目如画。

  难得见谢婉羞红了脸,连王夫人都忍不住笑了,说了句到底是大姑娘了。

  也知道害羞了。

  谢姗去年早产七个多月就生下了孩子,王夫人跟着没少操心,这不里里外外的褚家谢家跟着忙活,居然还真就把孩子给养活了,现在都九个多月了,除了比同龄的孩子小些,眉清目秀的,长的倒是漂亮。

  袁夫人并不喜欢谢姗,太张扬,那种没头脑的张扬,却对她生出来的孩子很有些爱怜。

  也是感同身受,当初生出来谢显,也是体弱多病,胎带的弱症。所以谢家长房就没少往褚家送东西,这些王夫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再对长房有什么不恭敬的,连她自己都觉得心亏的慌了。这不,私下早早就给谢婉备下了一份大礼,表表心意。主要也是让袁夫人知道,她不是没心没肺的。

  自我认同的点点头,她也是仗义的。

  一场聊下来,萧宝信根本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聊嗨了,除了谢婉的婚事,就没聊别的,这时候正喜事当头,也没人拿话茬开。

  王夫人还藏着掖着呢,没半盏茶功夫就把自己给卖了,把给备下的礼都是什么悉数给交待个遍。

  萧宝信不懂那些,可也知道光听那些周折就知道都是好东西。

  听得蔡夫人脸都有点儿绿了,王夫人太给力,太舍得出本儿,倒显得她这当二婶的抠门了。

欢迎大家访问:金猪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book45.com/book/61320/765/